生物质能:一座待发掘的能源宝库 但挑战并存
阅读 67 次    更新时间:2021-10-21    

自从人类学会用火开始,生物质能就开始成为重要的能源类型,但其地位自蒸汽时代后一落千丈,化石能源后来居上。进入21世纪,石油危机、能源危机促使人类寻找替代能源,生物质能再次进入视野范围。

我国的生物质能行业发展从“十一五”伊始,目前仍然有十几倍的发展潜力有待挖掘。机遇伴随着挑战,本文从行业整体到四大细分领域,逐一为你分析生物质能各细分领域的发展方向:

▪生物天然气——技术成熟但尚需政策推力

▪生物质发电——盈利性挑战严峻,技术和模式突破是方向

▪生物质成型燃料——行业发展成熟,增长稳定

▪生物液体燃料——供需均未完全放开,进入快车道还需时日

我国生物质能发展潜力巨大

生物质能是指太阳能以化学能形式储存在生物质中的能量形式,烧柴火便是对生物质能的利用,自从人类学会了使用火,生物质能就成为重要的能源来源之一。现代生物质能行业进一步对各种有机质中的能源进行加工和转换,变成各类更易储存、运输和使用的能源类型,具体可分为四大类别:生物天然气,生物质发电,生物质成型燃料,生物液体燃料。这四类均已有一定的发展基础(见图1)。

然而总的来说,生物质能发展的时间并不长,21世纪以前这个领域的相关研究极少,我国也直到“十一五”才首次将其纳入规划范围。2008年石油危机促使人类开始寻找替代能源,生物质能也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选项(见图2)。

正因如此,我国生物质能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潜力巨大。根据公开资料测算,当前我国生物质能每年可以利用的量将近5亿吨标准煤,相较之下目前已经利用的量只有不到0.4亿吨标准煤,生物质能是一座待持续发掘的能源宝库,行业还有十几倍的增长空间。

辰于预测,随着“30·60”双碳目标引导下的能源革命和能源转型,以及相关政策支持(例如明确对存量、增量的生物质发电项目将按照新增不欠的原则由国家继续给予电价补贴,并鼓励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对列入补助项目清单的企业予以支持),生物质能市场“十四五”期间的投资和运营规模将持续提升,复合增长率16.6%,到2025年达到3700亿元规模(见图4)。投资方面,预计生物天然气投资额最高,增长也最快;运营方面,生物质发电占比最高,但生物天然气的增速最快。

四大细分市场各有不同,机会与挑战并存

潜力虽大,但是挖掘潜力并非一个容易的过程。生物质能四大应用途径的产业链各有差异,享受的政策待遇也各不同,各细分领域都是机会和挑战并存,需要一事一论。(节选二)

生物质发电——盈利性挑战严峻,技术和模式突破是方向

根据生物质发电的热量来源,我国的生物质发电可以分为四个细分领域:农林废弃物发电、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垃圾填埋气发电和沼气发电,前两者占主导,业态较为成熟,沼气发电也已经形成一定规模,垃圾填埋气发电规模极小(见图6)。

在地区分布上,各类型的生物质发电集中于华东华南地区,但各地区侧重点有所不同。截至2020年底,垃圾焚烧发电集中在广东省、浙江省、山东省、江苏省、安徽省等地区,合计占全国累计装机容量的54%;农林生物质发电主要集中于山东省、湖北省、安徽省、黑龙江省、河南省,合计占比达到55.3%;沼气发电主要集中于广东省、山东省、河南省、江苏省、浙江省,合计占比达到54.3%(见图7)。

目前生物质发电行业面临着盈利压力。以农林废弃物发电为例,我国从2012年3月即确定上网标杆电价是0.65元/千瓦时,价格长期没有调整,但运营成本连年上涨;在补贴时限上,2020年9月《关于<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有关事项的补充通知》中明确生物质发电项目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时数为82500小时,相比之前的15年,补贴时限减少了30%以上,项目全周期收益将受到较大影响。

盈利压力一方面将促进行业洗牌,在优胜劣汰的过程中预计行业集中度将逐步提升,民营企业的份额会逐步降低;另一方面,行业也在积极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提升项目盈利性,其中热电联产是主要的方向(见图8)。相比单纯发电卖钱,热电联产在发电过程中产生的剩余热量也通过向居民或工业用户供热的方式来获取收入,能量利用率得到提升,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