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能源:贯彻“双碳”及乡村振兴战略,助力县域新型电力系统建设(节选)
阅读 11 次    更新时间:2021-07-15    

2020年底国务院发布了《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白皮书提出要以“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为主线,突出反映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能源领域贯彻能源安全新战略,推进能源革命,走绿色低碳可持续高质量发展道路,主动参与全球能源治理,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共同维护全球能源安全,共建清洁美丽世界。2021年的两会上,碳达峰、碳中和又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为了早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必须要促进新型节能环保技术、装备和产品研发应用,培育壮大节能环保产业。生物质发电就是节能环保事业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其立足于农林废弃物综合利用的县域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具备工农互补的特点,契合国家乡村振兴和碳达峰、碳中和发展战略,对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富农惠农具有重要意义。

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生物质发电大有可为

自古以来,钻木取火、薪火相传的生物质能源一直是人类赖以生存、文明得以延续最主要能源。生物质能源是具有天然储能功能的可再生能源。近代,伴随着三次工业革命的发展,农林生物质能源与煤炭、石油、天然气互济共存,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能源。当代,以直燃发电、供热形式消纳农林剩余物,仍然是优化自然生态与改善城乡人居环境,兑现碳达峰与碳中和承诺,惠农富民与精准脱贫,助力农村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保持资源化高效利用的最便捷、最经济、最有效的手段,在终端应用领域可实现对化石能源的完全替代。

所谓生物质能,是指对经过光合作用的林木剩余物(枝丫、树皮、板材等)和农业剩余物(秸秆、稻壳、果皮等)资源进行科学处置、有序利用,是有效杜绝田间焚烧污染空气,减少植物腐烂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改善人居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保障林农业生产安全,防范林木火灾事故的有效举措。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国生物质发电替代约7000万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约15000万吨、二氧化硫570万吨、氮氧化物300万吨。

发展生物质能源,助力县域循环经济发展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把乡村建设摆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位置。”让农村群众用上清洁、省钱、方便的新能源,让农村生态环境获得持续改善。加快推进生物质能,不仅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更是扎实搞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改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是一项利国利民的重大民生工程。

农村地区的生物质资源主要来自伴随农村居民生产生活的废弃物,包括农业废弃物、林业废弃物、畜禽粪污、生活垃圾等。目前全国秸秆的年可利用量约4亿吨,林业剩余物年可利用量约3.5亿吨,农村地区约8亿吨畜禽粪污、7000万吨生活垃圾尚未有效利用。我国贫困地区主要分布在中部地区、西部山区及西南、东北地区。西南、东北地区,林业生物质资源相对丰富,囿于用能习惯、经济水平、收集区域、运输条件、人力状况、信息渠道、支持政策等多重因素限制,贫困地区的生物质资源尚未有效开发利用。中西部地区土地贫瘠,多为盐碱地、荒沙地,在资源丰富的地区,组织当地居民就地收集农林废弃物、将生物质资源有效利用,换取清洁生物质燃料或电力、热力等。在荒漠化严重、或盐碱地等大片荒废土地的贫困地区,可以考虑规模化种植能源作物,作为生物质资源种植基地,中远期战略发展前景广阔。

推进乡村振兴,奋进新的百年奋斗目标

生物质能开发利用完全符合乡村振兴战略发展理念。长期以来,薪柴、秸秆等传统生物质能在农民的生产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生物质与农民有着天然紧密的联系。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传统生物质能的使用已无法满足生态环境保护、绿色低碳发展的要求,在扶贫攻坚过程中,贫困地区的用能理念和用能方式应随之变革。将薪柴、秸秆等传统生物质资源转化为清洁高效的现代生物质能,将畜禽粪污、生活垃圾转化成高品位能源,不仅可以提升农村居民用能质量,还可以解决就地焚烧难题、改善环境质量。生物质能是将贫困地区有限资源最大程度的利用,是开展能源革命、实现乡村振兴的可持续发展路径。

因此,发展可再生的生物质能源代替日益减少的煤和石油等石化资源,是关系到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和能源战略安全的重要战略决策。生物质能在能源精准扶贫中的作用不可或缺。生物质资源来源广泛,生物质能产品多元化,可以促进贫困地区绿色循环农业发展,对农村社会效益显著。生物质能产业涉及领域广、产业链长、涵盖了农业种植、加工、准备制造、交通货运、电力服务等多个行业,是跨领域融合发展的重要载体,也是产业精准扶贫的有效方式。为农村贫困家庭劳动力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有力解决了部分县域工业供热及农村居民清洁供暖问题。在推动农村用能方式的转变和农村能源革命,促进农业机械化水平提升,带动农业种植、秸秆收、加、储、运等产业发展,繁荣县域循环经济发展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以运营一个30兆瓦的生物质电厂测算,每年需要消纳农业秸秆30万吨左右,参与秸秆种植和燃料收购、加工、储存、运输的农民经纪人约需500~2000人,农民工约6000~12000人;生物质电厂在燃料的收、加、储、运等环节直接支付相关费用约1亿元,转化为农民和农民经纪人的收入,惠及近3~6万农户,生物质发电成为农民增收和工业反哺农业的直接载体。以2019年底农林生物质发电累计装机容量计算,年消纳约1.2亿吨农林剩余物,整个行业每年支付给农户的燃料款约350亿元左右,对促进县域循环经济发展效益显著。

农村生物质能系统,建立健全农村清洁能源体系

目前,我国农村(指以农林畜牧业为主要经济活动的村落)建筑用能总量为3.1亿吨标煤,约占我国建筑运行用能总量的1/3。其中,燃煤、燃气和电力等商品能源占农村用能总量的70%。尽管农村户均商品能消耗量低于城市居民,但目前农村户均用能总量却已经高于城市居民,并且生物质能比例逐年减少,煤、电和燃气户均用量不断提高。清洁取暖仅是农村能源革命的开始,全国农村都面临用能结构和用能方式的变革。

能源革命的核心是由化石能源转为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低碳能源系统。作为农林畜牧业的副产品所产出的生物质材料,是唯一的零碳燃料资源。能源产业是资源依赖型产业,而对低碳能源系统来说,农村恰恰可为可再生能源提供丰富的资源。生物质作为一次能源直接转化为热,转化路径短、转化效率高,有着其他能源无可比拟的优势。

作为可再生能源的“核心”,生物质能的开发利用不仅能改善生态环境,有力支撑美丽宜居乡村建设,同时可解决我国农村的能源短缺,推进农村能源革命,并促进绿色农业发展,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是实现能源、环境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生物质资源利用要走综合化、高值化的路径。紧紧围绕城乡一体化发展、乡村振兴与环境污染治理重大需求,通过科学技术突破,尤其是基础科学发现,找到生物质高值利用的新路径,找到生物质产业发展的新方案。重点瞄准生物基材料、化学品、高品质燃料等高值化的转化途径,依靠科技创新增加产业附加值,实现生物质产业的转型升级。


作者:国网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副总经理 朱建军

节选自:英大传媒